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王玄陽

當王玄陽笑瞇瞇的聲音在石殿中傳開時,原本還算是熱鬧的殿內頓時變得安靜下來,一道道噙著各種情緒的目光投向了黑色圓桌上的周元。

對于王玄陽的發難,其實在場的人不算太意外。

此前五大聯盟與天淵域的戰爭,背后就是萬祖域一手所發動,但這場戰爭的結果卻是算不上什么好,顓燭入圣歸來,徹底的打亂了萬祖域的圖謀。

到得最后,不僅什么沒撈到,反而還害得手下的小弟們損失慘重,如那三山盟,被迫舉宗搬遷,不說諸多資源的損失,光是那顏面就丟得干干凈凈。

而這種丟份,無疑也會波及到一些萬祖域。

所以總體說來,此次的戰爭,萬祖域算是輸了。

這無疑是令得萬祖域上上下下憋著一口氣,畢竟這些年順風順水慣了,類似的打擊從未遇見過,如今突然在不怎么瞧得上眼得天淵域身上碰了一頭血,怎么能通透得了。

這就導致如今的天淵域與萬祖域彼此都有些不對付,如今在這里碰見,以王玄陽的性格,自然是會有諸多的挑釁。

而且最為重要的是,周元坐在這里,剛好是給了他最好的由頭。

畢竟如今這圓桌上的諸位,幾乎清一色的都是天陽境后期,而周元這天陽境中期坐在這里,就如群虎中混進了一頭獨狼般。

不過面對著王玄陽的生事,周元面色倒是平淡,頗有養氣功夫。

但秦蓮卻是忍不了,寒著臉道:“王玄陽,周元是我天淵域元老,他若是沒資格坐在這里,你豈不是連門都沒資格進?”

王玄陽慢悠悠的道:“天淵域元老?呵呵,既然是元老,那就應該去法域強者的會議啊,怎么會跑到我們這些天陽境小輩的場子來了?”

場中有人暗自發笑,如果按照身份來算的話,周元倒的確是能夠去那法域強者的會議,只是想到那一幕,他們就忍不住的感到滑稽。

如果說周元在這里,還能夠說是群虎中混進一頭狼,那么到了法域強者的會議,他恐怕就得變成螻蟻了...

王玄陽笑吟吟的盯著周元,道:“你們天淵域喜歡這么兒戲的將元老位置隨意賜予,那是你們的事,所以可別以為我們其他的勢力會認賬?!?/p>

“既然來了這里,就莫要再提什么元老身份,徒惹人笑話罷了...”

周元目光一抬,也是沖著王玄陽一笑:“那應該提什么?”

“當然是各自的真實實力,不然的話,進了那古源天,難道遇見其他天域的隊伍,你就拿出這元老身份去嚇唬別人嗎?”王玄陽似笑非笑的道。

周元點點頭:“那我覺得我的實力勉強還算是夠,所以就不勞閣下費心了,至于在古源天遇見其他天域的人我要如何做...那就,關你屁事?”

待得那最后四個字一出,殿內不少人眼睛都是忍不住的瞪大了一點,目光直直的望著面帶微笑的周元。

誰都沒想到,這位天淵域的元老,竟然會如此的...直白以及不給王玄陽面子...

不過想想也對,雖說周元只是天陽境中期的實力,但他這天淵域元老的身份是繞不開的,他還真是不需要給王玄陽半分的臉面...

紫霄域的位置,那冬葉面無表情,不過對于周元與王玄陽她都沒什么好感,于是微微轉頭對著后面的蘇幼薇道:“太粗魯了?!?/p>

蘇幼薇輕笑一聲,美目忽閃忽閃的盯著周元:“沒有呀,我倒是覺得很真實?!?/p>

冬葉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,這都能跟真實扯上關系,我覺得你才更真實!

冬葉心中有些惱火,原本還想在蘇幼薇這里給周元上點眼藥,結果這個妮子滿眼睛都是那家伙,這簡直已經是病入膏肓了。

“這家伙究竟有什么好的...”冬葉無奈,在她看來,周元如此不客氣,以那王玄陽的脾氣,怕是忍不了的。

果然,正如冬葉所料,王玄陽臉龐上的笑容微微收斂,下一瞬,他手中黑白玉扇猛的合攏。

咻!

一道黑白之光暴射而出,直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沖周元而去。

黑白之光掠過,隱隱有著異樣的香氣。

“陰陽毒瘴?”

場中不少識貨的人,他們見到那散發著異香的黑白之光,眼神頓時一凝,那是王玄陽的一種獨特手段,以自身陰陽源氣再配合諸多秘材煉制而出的一種毒瘴。

據說一旦染了此毒,便會沉浸于肉欲之中,喪失理智。

此毒極為的難纏,能夠穿透源氣,直指神魂,面對著他這般毒瘴,就算是同等級的強者都得小心翼翼,不敢沾染。

王玄陽祭出此毒瘴,也是用心險惡,他倒不指望此毒毒殺周元,而是要他當眾出丑,丟盡顏面,從而也令得天淵域顏面大失。

王玄陽與周元位置相隔不遠,他這般突然出手,太過的迅猛,導致于一直戒備的秦蓮此時都來不及出手,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那黑白之光射向周元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为什么会有柬埔寨美女捕鱼 正规网上彩票投注平台 购买股票的流程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幸运农场投注 股票在线配资 杨方配资开户 pk10计划软件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双色球开奖时间